新会员加入 登录
爸妈网 返回首页

julialin的个人空间 https://www.ebama.net/?428097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转)背单词相关FAQ 资深GRE词汇老师杨鹏

热度 3已有 35 次阅读2019-5-16 22:48 |个人分类:英语|系统分类:英语学习

Q: 怎样才算掌握一个单词?
A:


第一要在看到或听到时能知道意思,第二要自己会用。


虽然大多数人印象中的学单词仅包括学习单词的拼写和意思,但其实词汇知识还包含读音、搭配、文风、隐含义等多个方面。这些不同的知识大致可以分为意思和用法两类。


比 如kid这个词,除了要知道其做名词时可以表示“小孩”之外,还应知道这是一种非常口语化的说法,也就是说在四六级、托福、雅思作文里这样考察书面英语的 考试里一般是不能用的(可以用child)。再比如precipitate一词,除了要知道其作动词可表示“促成,使突然发生”之外,还应知道其取这个意 思的时候后面只能接负面词汇。这一点跟汉语其实很相似,比如像“粉墨登场”这个词,除了要知道其字面意思之外,还应知道这个词一般用在坏人身上。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学习者在学习词汇的时候并不需要每个单词都掌握上述所有方面的知识,因为通常情况下对于学习者而言在阅读和听力中用到的单词要远多于口语 和写作中用到的单词(母语单词也是一样),因此多数单词其实只需要知道词形和意思就够了。只有真正会在口语和写作中用到的单词才有必要掌握用法相关的知识。此外考虑到学习单词的用法比学习其意思要难得多,想要一口气把单词相关的所有知识全都学会是不现实的,所以学习单词还是应该重点学习意思,然后在有条 件和有需要的情况下再去学习用法。


Q: 通过背单词表(也包括单词书和单词卡片等)和通过大量阅读来记单词,哪个效果更好?
A:

初级阶段背单词表,高级阶段大量阅读。


通过背单词表和通过阅读来学习单词各有优劣:背单词表的优势在于效率极高,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学会大量单词,但缺点是能学到的内容非常有限,绝大多数情况下只能学到单词的词形和意思(很多时候甚至仅仅是字面意思)而很难学到用法;大量阅读则正好相反,虽然其可以学到包括用法在内的更全面的词汇知识,但问题在于学习效率极低。


虽然有些违背常理,但大量研究发现,如果只是学习单词意思的话,通过死记硬背式的记单词表带来的效果要明显好于借助阅读来 学习(Oxford & Crookall, 1990; Schmitt, 2008)。而Webb(2007)甚至发现,在学习单词意思时连例句都是多余的:在实验中借助例句与否对学习者最后对单词的掌握程度几乎完全没有影响。


而广受推崇的通过阅读来学习词汇的方法,实际上其效率之低远远超过很多人的想象。首先,一个单词通常需要记很多次才能记住,只看一次就能记住几乎是不可能 的。比如Waring & Takaki (2003)曾在实验中发现,阅读后立即进行测试的情况下,对于在阅读材料中出现过15-18次的生词,学习者在考察单词意思的选择题中可以选对72%的 单词的意思,而三个月后再次进行测试时这一数字下降到了38%;而在不提供选项的单词翻译题中,即时测试翻译正确率为42%,一个月后下降至10%,三个 月后仅为4%。而对于出现次数低于15次的生词,成功学会并长期记住的可能性几乎为零。其次,为了不破坏阅读本身的流畅性,阅读材料必须难懂适中,生词量 不能太多,一般认为1%-2%的生词比较合理,最高不应超过5%(Schmitt, 2008)。于是,即使按最理想的情况来计算——假定单词见过15次可以记住,每个生词恰好都出现了15次,阅读材料生词量5%——学3000个生词(比 大学英语四级大纲少一点)也要读近100万字。更何况很多时候人们在阅读材料中遇到生词甚至会选择直接略过。由此可见大量阅读的意义并不在于学习生词的意 思,而在于巩固已经初步学习过的单词,以及学习单词更复杂和更微妙的用法方面的知识(ibid.)。


所以,相对而言最合理的学习词汇的方法 应该是先通过背单词表掌握单词的意思,在掌握了单词的意思之后,则可以通过阅读(听力也一样)来感受其具体的用法。之所以如此,一是因为如上文所述,对于 学习者而言很多单词只需要掌握意思就够了,并不需要掌握用法,二是因为即使对于需要掌握用法的单词而言,学习用法也要建立在知道意思的基础之上,三是因为 用法是很难通过背单词表学到的,因此阅读仍然是不可或缺的一步。



Q: 具体如何背单词效果最好?
A:

第一要反复复习,第二对于同一个单词的复习之间应有一定时间间隔,且该间隔最好逐渐延长。


上文已经提到过,单词只记一遍是很难记住的,想记住必须要大量复习。但凡背过单词的人应该对此都有体会:单词记一遍要不了几分钟就会忘了,即使记得再认真再 全神贯注的单词,两三天之后基本顶多就能记得“这个单词我背过”,意思完全想不起来;而只有来来回回反复复习过的或者平时经常会用到的(也相当于是复习) 单词才会长期记住。再比如诸如“每天记10个单词,一年就可以记3650个单词”之类的学习方法就没听说有成功的案例,因为即使真有人能坚持一年背单词, 等到年底能记住的单词一般也只有几十个,其他的早就忘干净了。


在具体的复习方法上,对于同一个单词而言复习和复习之间应有一定的间隔,而不 应连续不同地复习。比如把abandon(“放弃”)这个词看5次的话,不应该连续不停地看“abandon,放弃”看五次,而是应该看一次 “abandon,放弃”之后先去背别的单词,过一会再回来看一遍“abandon,放弃”,然后再去背别的单词或者休息一会,然后再回来看一遍 “abandon,放弃”,重复五次(但是很多中国同学恰恰喜欢连续不断地看一个单词看很久,这其实是一种非常低效的学习方法)。


之所以要 采用这样的复习方法是因为几乎所有对比有间隔复习和连续复习的实验研究都发现信息记忆上前者带来的学习效果要压倒性好于后者(Cepeda et al., 2006)。(之于为什么会如此则至今都没有一个普遍接受的解释。各位感兴趣的话可以去搜一下“distributed practice”)。


此外,除了复习时要注意时间上的间隔以外,还应注意对于同一个单词的复习时间间隔最好逐渐延长。比如如果一个单词背 过后第5分钟复习了第一次的话,第二次复习可以安排在30分钟左右,第三次复习安排在第二天,第四次第四或第五天,等等。这样建议也是因为在对比固定间隔 复习和渐长间隔复习的实验里,大多数都发现后者的学习效果更好,少数发现两者效果差不多(ibid.),所以不妨实践中采用。


但在具体何时应该在何时复习之前学过的单词这一问题上,人们目前还无法给出明确的答案,因为很多因素都会影响理论上的最优复习时间,如单词本身难度、学习者的英语水平 (Zahar, Cobb, & Spada, 2001)、甚至最终进行测试的时间(Cepeda et al., 2006)。不过好在人们还发现,只要复习时间不是过短(少于一秒,大致相当于连续不停地反复复习)或过长(超过一个月,大致相当于等到一整本单词书全背 完一遍再去从第一页开始复习),最后都可以带来比较理想的学习效果(ibid.),所以在安排复习时并不需要过分执着于理论上最优的复习间隔,差不多就行。此外,实际的复习安排也可以根据记忆情况随时调整,如记得牢的单词可以适当延长复习的间隔,而记得不牢的单词则相应地应该复习更频繁一些 (Hulstijn, 2001)。



Q: 网上流传的艾宾浩斯记忆法靠谱吗?
A:

除了名词起得不靠谱以外,其他都靠谱。


德 国心理学家艾宾浩斯目前普遍被认为是最早对人类记忆进行系统性研究的人。其最有名的贡献为“遗忘曲线”:艾宾浩斯发现人在学到某信息后,初期遗忘得最快, 随后遗忘速度会越来越慢,于是如果在平面直角坐标系上以x轴表示时间,y轴表示还能记住的信息百分比的话,可以得到一条初期骤然下降,然后逐渐平缓且不断 趋近x轴的曲线(Ebbinghaus, 1885/1913)。这条曲线后来被称为“艾宾浩斯遗忘曲线”。此外艾宾浩斯还初步发现在对同一信息复习次数相同的情况下,将这些复习分成一个个有间隔 的组比全都堆到一起无间隔复习的效果要好(ibid.)。

遗忘曲线(图片来自维基百科)

而所谓艾宾浩斯记忆法则主张在背单词时要大量复习,且复习间隔应逐渐延长。

国内我能找到的最早的把艾宾浩斯的研究成果与背单词结合到一起的说法来自杨鹏的《17天搞定GRE单词》(2001)一书。本书虽然因其(极富传销色彩的) 文风和(完全就是骗人的)标题而(活该)广受批评,但其中的理论和学习建议其实是很有道理的。杨鹏在书中提出,背单词应该顺应人的记忆规律,从而可以获得事半功倍的效果。这与前文所提到的众多研究的发现是完全一致的。该书花了较大篇幅来介绍艾宾浩斯的成果,以强调背单词后大量复习和及时复习的重要性。然后 作者又在综合了其他一系列研究结果的基础上,提出对单词的复习应有间隔,且每两次复习间的间隔应逐渐延长,并最终给出了一个建议复习时间:单词背完后第5 分钟复习一次,第30分钟复习一次,然后再在第2天,第4天,第8天,第15天,和第30天各复习一次。

而在这种背单词方法流行起来之后,不知道是谁给起了“艾宾浩斯记忆法”这么个胡说八道的名字,并流传至今。

不难发现,这种所谓“艾宾浩斯记忆法”其实就是上文提到的被大量研究结果所支持的“有间隔复习且间隔逐渐延长的”方法,因此其方法本身是行之有效的。但之所 以说其名字起得不靠谱,一是因为这种方法根本就不是艾宾浩斯提出的(据说把这种方法用在学外语上是上世纪中期美国人的发明),二是因为仅凭艾宾浩斯的研究 也根本无法推导出这一方法(如上文所述,杨鹏在《17天搞定GRE单词》中也是综合了众多研究结果之后才得出其结论的)。


Q: 背单词应该背中文解释还是背英文解释?
A:

背中文。

有些“背单词应该背英文解释”的支持者声称,背英文解释可以“更好地感知单词”。这完全是胡扯。记单词意思的过程本质上是把单词的词形和其所表达的实际意思 联系到一起的过程(Hall, 2002),而不管是英文意思还是中文意思,其作用都在于告诉学习者该单词表达的实际意思究竟是什么。也就是说,单词表或字典上的解释只要能说明白单词的 实际含义就够了,而具体用什么语言并不重要。鉴于用学习者母语写成的解释显然更容易理解一些,看外文解释是没有必要的。比如在背“apple”这个词的意 思的时候,我们只需要知道它可以表示我们平时吃的那种水果就够了,于是“苹果”和“the round fruit of a tree of the rose family, which typically has thin red or green skin and crisp flesh”(《New Oxford American Dictionary, 3rd Edition》上的定义)这两个解释显然前者帮助更大,而后者很多人甚至根本看不懂。

另外一种主张背英文的人的说法则看上去更有道理一 些:由于单词书和词典上的中文解释时不时会出问题,有时候解释写得不够详细,有时候解释写得有歧义,有时候根本就写错了,因此有必要去背英文解释,尤其是 如果你对词汇意思的把握需要特别精确(比如说你在准备参加GRE考试)的话。然而,虽然这些中文解释上的问题确实存在(以“XX词典”为代表的网络词典是 重灾区),但需要注意的是,除非你挑的单词书特别不靠谱,否则这些有问题的解释总是极少数,绝大多数的中文解释其实都是没问题的。而为了这极少数有问题的 解释去背所有单词的英文意思显然非常不划算。

更合理的解决方法是一开始不论对错先背下中文意思(因为其中99%基本都是没问题的),然后在 实际的使用过程中(比如阅读)如果发现自己背过的意思在上下文中说不通的话,再去查好一点的英汉词典或者英英词典。此外还要注意的是,如第一个问题的回答 中所说的,单词的意思和用法有时候会非常细微,此时即使是英文解释也有可能无法完全表达其含义(比如之前举过的“kid”的例子,并不是所有的英英词典都 会告诉你这是个口语化的单词),因此这里再次强调,通过大量阅读来调整和进一步加深对单词的理解是学习词汇不可或缺的过程


Q: 联想法和词根词缀法哪个更有帮助?
A:

都有帮助,但帮助都非常有限。

所 谓联想法指的是利用谐音、拆分等手段,将英语单词联想为某个与之意思相关的汉语单词来辅助记忆。比如,“ambulence谐音是‘俺不能死’,所以意思 叫救护车”、“adamant可以拆开看作是adam‘亚当’和ant‘蚂蚁’,而亚当和蚂蚁都很坚定,所以adamant叫‘坚定的’”都是典型的联想 法。

联想法记单词确实是有一定理论依据的:人在记忆信息时,通常是记忆的内容越有意义则记忆效果越好(Cepeda et al., 2006),如记忆文章比记同样长度的、没有意义的音节记忆效果好得多。因此联想法可以帮助学习者把相对不那么有意义的外语单词转变为相对更有意义的母语 单词,从而提高记忆效率。此外在实验中Erkaya & Drower(2012)也发现,谐音法确实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帮助记单词(不过该实验仅有一名被试且母语是土耳其语,所以仅供参考)。

但联 想法最大的问题在于,并不是每个英语单词都可以让人很自然地联想到与之意思相关的汉语词。英语里像hysteria这种意思叫歇斯底里,谐音也是歇斯底里 的情况是极为少见的(歇斯底里这个汉语词其实根本就是hysteria音译过来的),大多数的联想其实都像上面举的ambulence和adamant差 不多:前者勉强还有点像那么回事,而后者则完全是生拉硬拽胡思乱想。

而且,即使是前面说的联想法可以帮助学习者把外语单词对应为更有意义的 母语单词这一用途,也仅仅对几乎没学过英语的人有比较明显的效果,学习者英语水平约高则效果越差,对高水平的学习者而言效果微乎其微。因为在后者看来,英 语单词的构词和发音方式都已足够熟悉,其有意义程度已经很高,此时去花心思去记很可能是生拉硬拽的联想远不如直接把单词记住自然。这也是为什么越高水平的 学习者(注音是学习者不是教学工作者)对联想法接受度越低。

因此对于联想法我个人建议,英语初学者可以多借助联想,而高阶学习者则应少用联想;此外,对于比较自然的联想(如hysteria这样天生就是个谐音的情况)则不用白不用,但如果找不到自然的联想方式的话,还是直接死记硬背比较好。

(另 外分享一个我个人的经历供参考:我当年背GRE红宝书的时候,sundry“各式各样的”这个单词死活都记不住。红宝书上助记法写的是“sun太 阳+dry干——太阳晒干各种东西——各式各样的”,结果我每次背到这个词都能想起来“太阳”和“晒干”,但就是想不起来“各式各样”。最后这个词还是靠 死记硬背记住的)

而所谓词根词缀法(又叫词源法),指的是利用以词根词缀为主的词源信息去记单词。词根词缀统称词素,语言学上的定义一般为 “能独立表示意思的最小单元”。比如propel(“推动”)这个单词从构词上讲是由前缀pro-(表示“向前”)和词根pel(来自pellere,表 示“推”)构成。其中pro-和pel都有各自的意思,因此为词素,但字母p本身没有实际意思,因此不为词素。再比如,包含词根pel的单词还包括 repel(“击退;使反感”;其中前缀re-在这里表示“回去”,因此其字面意思为“推回去”)、expel(“驱逐”;前缀ex-表示“向外”,因此 其字面意思为“向外推”)等。

词根词缀法的支持者声称,由于单词是由词根词缀组成的,因此掌握了词根词缀之后可以轻松地掌握单词。但实际上 这一说法是有严重问题的,因为第一,很多单词是没有词根词缀的,比如apple。第二,很多时候一个词根只会在一个单词及其派生词里出现,所以用途非常有 限,比如mitigat(“缓和”)这个词根基本上只在mitigate(“缓和”)、mitigator、mitigating这几个词里出现过,此时 为了记这些单词而去记这个词根显然是没有意义的,因为直接去记单词要方便得多。第三,即使已经知道一个单词的词根,也不一定能借此去助记单词的意思,因为 很多时候单词由词根词缀推出的字面意思和其实际意思可能有很大区别,甚至表面上看来完全没关系(比如你能想像mercy“仁慈”这个词的词根merc表示 的意思是“商品、贸易”吗),此时与其花费大量时间精力去追根溯源研究单词究竟如何从字面意思一步步发展到今天实际意思,远远不如直接死记硬背把单词记住 方便快捷。第四,借助词根词缀背单词的一个基本前提是掌握足够多的词根词缀,但问题在于词根词缀相关知识庞大而复杂,掌握起来非常不容易,因此靠词根词缀 背单词很多时候是不划算的。

词源知识的错综复杂和变幻莫测程度简直可以说是令人发指:首先同一个词根在不同单词中的写法可能完全不同(比如 你能看出来mischievous“淘气的”和capital“首都”是来自同一个词根的单词吗?),其次拼写相同的字母组合实际上有可能是完全不同的词 根(比如solitary“单独的”和console“安慰”中的sol分别来自solus“单独”和solari“安抚”),因此很难想象学习者会有时 间和精力去充分掌握这些知识(至于为什么英语单词会如此则不是三两句话能说清楚的,各位如果感兴趣的话,推荐一本科普读物《English Words: History and Structure, by Professor Donka Minkova and Robert Stockwell》)。所以,我说词源对背单词帮助有限并不是因为它没用(毕竟多掌握一些词汇知识无论如何都不是坏事),而是因为这种方法的投入和产出 严重不成比例,划不来。

个人认为词根词缀唯一有实践意义的用途在于,通过词根词缀可以把单词串到一起去记,尤其是把生词和已经掌握的单词联 系到一起,从而使学习者可以借助旧单词去掌握新单词,提高一些记单词的效率。比如对于前面举的propel、repel、expel的例子,如果这些单词 一个都不认识的话则应先死记硬背记住至少一个,而如果已经认识其中一个的话,借助词根pel去记剩下两个以及其他来自pel的单词(dispel, compel, propeller, repellent等)比起全都死记硬背要容易一些。

所以说,鉴于词根词缀的主要用途在于帮助学习 者利用旧单词去学新单词,所以只有需要掌握大量单词的学习者才有理由去了解词根词缀。如果你背单词只是为了过四级的话,完全不需要借助词根词缀,因为四级 大纲只有四千多个词(其中两千还是高中大纲里有的),对于记这点单词而言研究词根带来的负担远大于帮助(这也是为什么中学和非英语专业的大学课堂上几乎都 不会讲词根词缀)。只有当你需要掌握特别多的单词时(比如说你想在GRE或者SAT考试里取得高分,或者你是英语专业的——这几种情况一般都需要你有至少 一万的词汇量),掌握词源知识所带来的收益才抵得上成本。此外,即使是对于需要掌握词根的学习者,通常也只需要掌握在单词中最常见和最直观(比如上面举的 pel)的十几个到几十个词根,至于其他那些少见的和莫名其妙的则完全不需要管。毕竟学习词根本质上是在研究词源,所以这不是普通学习者应该过分投入精力 的事。

总而言之,不管什么样的方法带来的帮助都是有限的,背大多数单词还是离不开死记硬背反复重复。


参考文献:

Cepeda, N. J., Pashler, H., Vul, E., Wixted, J. T., & Rohrer, D. (2006). Distributed practice in verbal recall tasks: A review and quantitative synthesis. Psychological bulletin, 132(3), 354.

Ebbinghaus, H. (1885/1913). über das Gedächtnis. Leipzig: Dunker. (Translation by H. Ruyer and C. Bussenius, 1913, Memory. New York: Teacher's College, Columbia University.)

Erkaya, O. R., & Drower, I. S. (2012). Perceptions of an EL Learner on Vocabulary Development.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Special Education, 21(1).

Hall, C. J. (2002). The automatic cognate form assumption: Evidence for the parasitic model of vocabulary development. IRAL, 40, 69–87.

Hulstijn, J. H. (2001). Intentional and incidental second-language vocabulary learning: a reappraisal of elaboration, rehearsal and automaticity. Cognition and second language instruction, 258-286.

Oxford, R., & Crookall, D. (1990). Vocabulary learning: A critical analysis of techniques. TESL Canada Journal, 7(2), 09-30.

Schmitt, N. (2008). Review article: Instructed second language vocabulary learning. Language teaching research, 12(3), 329-363.

Waring, R., & Takaki, M. (2003). At what rate do learners learn and retain new vocabulary from reading a graded reader. Reading in a Foreign language, 15(2), 130-163.

Webb, S. (2007). Learning word pairs and glossed sentences: the effects of a single context on vocabulary knowledge. Language Teaching Research, 11(1), 63-81.

Zahar, R., Cobb, T., & Spada, N. (2001). Acquiring vocabulary through reading: Effects of frequency and contextual richness. Canadian Modern Language Review/La Revue canadienne des langues vivantes, 57(4), 541-572.

杨鹏 (2001).


路过
3

鲜花

握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新会员加入

返回顶部